裸食

裸心而来,食于味蕾
我们一直在努力

【知·食】——印度₆|统治者的被统治,莫卧儿人饮食文化的融合

【题记】

个体如此渺小,哪怕高高在上的帝王也可能无力与群体的精神文化(尤其精神信仰和饮食文化)相抗衡。外来的统治者莫卧儿人历经三代后,从阿克巴时期开始发展到贾汉季和沙·贾汗时期,这个王朝的权利和财富达到了巅峰状态,与此同时莫卧儿人也成为了真正的印度人。
 
《知·食》郑重推出《印度》连载专题,以印度料理为主题,看印度的风土人情、轶闻趣事、社会变迁……
 
虽然说是入侵的统治者,但莫卧儿人最后却被印度人的精神文化所侵略……
 
【印度圣物】
几乎所有的印度人,不管其生活状况如何,都对食用牛肉存有禁忌。威尼斯人科库劳·曼努奇曾描述当地人把吃牛肉被视为“一种低劣行为,一种污秽之举,其罪恶超出了一切想象。”
 
但印度人对牛肉的禁忌并非自古有之,印度医学讨论过牛肉的品性,认为它“厚重、热性、多油、甘甜”,不易消化,食用要多加小心,但也建议从事剧烈活动职业的人多吃牛肉。对身体瘦弱的人而言,牛肉汤被视为最有效的良药。
 
公园1世纪初期,印度人会按惯例杀牛吃肉。《摩诃婆罗多》提到婆罗门享用美味的牛肉大餐时,“一头牛对肆意屠杀她的亲戚发出抱怨”。这部史诗源自人们口口相传的民间故事,婆罗门将其记录下来的时候,掺杂了许多宗教和说教的片段。这种对杀牛感到不安的情绪,真正的原因是,随着印度日益农耕化,印度人更多的依靠牛来耕地、挤奶,因此越来越不想宰杀它们。
 
巴布尔征服印度时,牛已被印度人尊为圣物。曼努奇惊讶的发现,不仅吃牛肉被视为可憎的事情,牛奶、牛油甚至牛粪都被神化成可驱除罪孽的圣物。辣眼睛的是,印度人居然把牛尿涂抹在脸上,更有甚者直接用手接牛尿来喝,以这种方式让自己变得圣洁。
 
印度人认为,食物作为人与神关系的组成部分,吃并非身体享乐,更多的是医学和道德行为。饭前要准备食物祭品供奉,人们似乎都在吃神的残羹冷炙(paradum)。印度人吃什么,和谁一起吃,是他们在自然、道德、家庭和社会秩序中地位的显著声明。比如:在乡村,一个群体接受哪位邻居的食物,是否会同意在彼此陪伴下吃东西,决定了各自的职业、群体、种姓阶层。在家庭内部,年长的男性一个人先吃,并且由女性服侍,是他在家中优越地位的表现。对个人而言,身体与环境保持平衡,依赖于按照气候、季节、职业的不同而调整饮食。
 

【帝王的包容】
随着年龄的增长,阿克巴斋戒的时间越来越多,逐渐不食荤腥,变成货真价实的素食者。虽然受印度文化的影响,巴布尔和胡马雍作战前也偶尔不吃肉、不饮酒,以表心地纯净。但阿克巴的禁欲主义体现出他与印度文化有着更深入的融合。作为极具包容心的皇帝,阿克巴每周五都会召集伊斯兰学者、佛教徒、耆那教徒、拜火教徒、基督徒等圣徒讨论宗教问题。在了解自己的臣民视牛为神物后,便不再吃牛肉,并禁止杀牛。甚至禁止在某些日子买卖所有肉类,也建议臣民们不吃洋葱和大蒜。
 
 
【不朽之水】
阿克巴宽容的宗教政策、对印度宗教和习俗的好奇与接纳,以及他的饮食习惯,使莫卧儿人转变为印度人,而非外来统治者。他像印度臣民一样留长发,允许婆罗门僧人在他手腕上带上祈福的串珠,还严格要求自己在一周内的特殊日子只吃素食。受阿克巴影响,他的儿子贾汉季和孙子沙·贾汗都保持了他的退让行为,如禁止杀牛;贵族大臣也开始戴护身符。所有皇帝都保持一个特殊的印度习惯,只喝被誉为“不朽之水”的恒河水。简·巴普提斯特塔·维涅尔就观察到,有一队骆驼专门从恒河取水,以供宫廷使用。恒河水运入宫中后,盛在长颈瓶中的水被放在其他器皿中,水与经过搅动的硝石混合,直到水变冷才被使用。
 
 
【克黑茶里在宫廷的升华】
在宫中挥金如土的氛围中,莫卧儿帝国的厨房花费了大量金钱。为了彰显自己的权利和权威,帝王们热衷于四处巡游。在一次古吉拉特邦的巡游中,当地的平民菜肴——克黑茶里引起了贾汉季的注意,这种由小兵豆煮制的食物获得了帝王的赞誉,他决定在斋戒日以此为食。很快一位古吉拉特厨师被诏进皇宫厨房,克黑茶里的精致做法被整合进莫格莱菜系。这道普通大众作为日常主食的简单菜肴,经宫廷厨师的改良后,加入了“杏仁、葡萄干、丁香、肉豆蔻、小豆蔻、桂皮和胡椒”等芳香诱人的调味品,成为当时穷奢极欲的宫殿菜肴。
 
在莫卧儿王朝的统治下,除了印度菜系的包罗万象,印度的绘画、诗歌、建筑(泰姬陵)等艺术都空前繁荣。试想,如果没有莫卧儿帝王的宽容和接纳,这些灿烂与辉煌或许都难以呈现。
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,如不慎侵害的您的相关权益,请留言告知,我们将尽快处理.

评论